陈叔宝 人物

本词条由 孟宇博 2019-06-19 10:54 收藏
陈后主陈叔宝(553年11月-604年11月),字元秀,小名黄奴,吴兴长城(今浙江长兴)人。陈朝也是南朝最后一位皇帝。...

基本信息

名字 陈叔宝 别称 陈后主
元秀 小字 黄奴
谥号 出生地 江陵
年号 至德 追封 大将军、长城县公
在位时间 583年-589年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陈叔宝于南朝梁承圣二年(553年)十一月出生在江陵,是陈宣帝陈顼的长子,母为皇后柳敬言。他出生时陈霸先已掌握南朝实权,成为一方霸主。陈霸先由于平定侯景叛乱,居功至伟,势力日益壮大,梁元帝萧绎为了牵制掌控陈霸先,使其子侄宗亲俱居江陵,陈顼及妻妾亦在其中。次年,西魏南侵,攻陷江陵。陈顼被魏军掳至长安,陈叔宝与母亲柳氏、胞弟陈叔陵作为人质,被扣留在穰城(今河南省邓县)。太平二年(557年)十月,陈霸先代梁建陈。文帝陈蒨即位后,命周弘正出使北朝,于天嘉三年(562年)迎回陈顼等人, 陈叔宝及母弟亦在其中,得还南朝。陈顼归国后,受封安成王,陈叔宝遂为安成王世子,从此结束了他漂泊他乡的童年生活。是年,陈叔宝十岁。陈叔宝自幼生长于深宫之中,不知稼穑之艰难,虽“初惧阽危,屡有哀矜之诏,后稍安集,复扇淫侈之风。宾礼诸公,唯寄情于文酒,昵近群小,皆委之以衡轴”。 [1]  他虽长年质留北朝,生活上却始终是富足优越的。再加上他自幼与父亲分离两地,被母亲一手抚养长大,幼年成长过程中,父爱的缺失,也对他日后的成长造成了较为深刻的影响。
 
自北朝南归后,陈顼逐渐掌握了南朝大权,陈叔宝从此成为南陈皇族的重要成员。光大元年(567年),担任太子中庶子,不久升任侍中。太建元年(569年)正月,被立为皇太子。
 
陈宣帝太建九年(577年)十二月,东宫落成,陈叔宝正式入主东宫。在此期间,他师从周弘正学习《论语》、《孝经》等儒家经典。此外,陈叔宝尤为喜爱文艺,大量文士成为其东宫僚属,并开始举办文学宴会。这个时期聚集在陈叔宝身边的文人群体为陈后主东宫文人群体。陈叔宝的文学集团的主要成员有褚玠、陆瑜、谢伸及义阳王陈叔达等约三十余人。

登基为帝

陈叔宝虽然身为太子,但是其皇位却来得十分不易。陈顼的次子,即陈叔宝的二弟陈叔陵一直有篡位之心,谋划刺杀陈叔宝。太建十四年(隋开皇二年,582年)正月,陈宣帝陈顼病重,太子陈叔宝与始兴王陈叔陵、长沙王陈叔坚一并在宣帝身边侍疾。始兴王陈叔陵暗地里怀有异志,命掌管煎药的官吏磨刀准备刺杀陈叔宝。 陈宣帝去世后,仓猝之际,陈叔陵命侍臣去外面取剑。左右侍臣没有领会他的意思,取了上朝时的木剑给陈叔陵,陈叔陵大怒。长沙王陈叔坚在旁边,听见陈叔陵的话语,害怕将发生变故,窥测陈叔陵的行动。太子陈叔宝在宣帝灵柩前大哭,始兴王陈叔陵趁机企图用锉药刀砍击陈叔宝,击中陈叔宝颈部,陈叔宝在柳皇后及乳母吴氏的帮助下逃出, 派大将萧摩诃讨伐陈叔陵,最后陈叔陵被杀,诸子赐死。
 
之后,以长沙王陈叔坚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萧摩诃为车骑将军、南徐州刺史,封绥远公。始兴王陈叔陵家中财资数万悉数赏赐给陈叔坚与萧摩诃。以司马申为中书通事舍人。 当初陈叔陵刺杀后主时,后主脖颈被砍受伤,在承香殿中养病,朝政之事,全都委托给太后处理。并且摒去诸姬,独留贵妃张丽华随侍。后主病愈,对张贵妃更加爱幸。立妃沈氏为皇后,大封诸弟为王,封皇弟陈叔俨为寻阳王,陈叔慎为岳阳王,陈叔达为义阳王,陈叔能为巴山王,陈叔虞为武昌王。不久正式册立皇子陈胤为太子。
 

荒废朝政

陈叔宝继位之时,正值隋文帝开国之初。文帝有削平四海之志,于是隋之群臣,争劝文帝伐陈。祯明二年(隋开皇八年,588年)底,文帝下诏数后主二十款大罪,散写诏书二十万纸,遍谕江外。有人劝文帝说兵行宜密,不必如此张扬。文帝说:“若他惧而改过,朕又何求?我将显行天诛,何必守密?”于是修建了许多战舰,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总管韩擒虎、贺若弼等率五十一万大军分道直取江南。隋军东接沧海,西距巴蜀,旌旗舟楫,横亘数千里,无不奋勇争先,欲灭了陈朝。 
 
陈叔宝却深居高阁,整日里花天酒地,不闻外事。他下令建大皇寺,内造七级浮图,工尚未竣,为火所焚。沿边州郡将隋兵入侵的消息飞报入朝。朝廷上下却不以为意,只有仆射袁宪,请出兵抵御,后主却不听。及隋军深入,州郡相继告急,后主叔宝依旧奏乐侑酒,赋诗不辍,而且还笑着对侍从说:“齐兵三来,周师再至,无不摧败而去,彼何为者耶?”孔范说:“长江天堑,古以为限,隔断南北,今日隋军,岂能飞渡?边将欲作功劳,妄言事急。臣每患官卑,虏若渡江,臣定做太尉公矣。”有人妄传北军的马在路上死去很多。孔范说:“可惜,此是我马,何为而死?”后主听后大笑,深以为然,君臣上下歌妓纵酒,赋诗如故,似乎亡国的威胁并不存在。

隋军灭陈之战

隋文帝拥兵十万,后主却六神无主,日夜啼泣,将朝政交给施文庆办理。文庆胡说诸将嫌功高赏薄,时有怨言,不可委以重任,因此诸将凡有建议,皆阻而不行。当贺若弼攻京口时,萧摩诃请战,后主不许;贺若弼攻占钟山,萧摩诃又建议说,隋兵孤军深入,立足未稳,如果偷袭,定可奏捷,又为后主所拒。大将任忠上奏说:“兵法有云,客军贵速战速决,主军贵老成持重,如今国家足兵足食,应当固守。北兵若来,不与交战,分兵截断江路,使他们彼此音信不通,然后给我精兵一万,金翅船三百艘,直趋六合,敌人必以为渡江之兵已被我俘获,自然夺气。淮南百姓,与我有旧,知我前往,必然欢迎。我声言去徐州断彼归路,则敌军必不击自去。待来春水涨,上流我兵必沿流赴援,这样,陈朝江山就可保了。”陈叔宝也屏而不纳。

亡国被俘


隋军攻城甚急,后主令鲁广达居南,任忠、樊毅、孔范次之,萧摩诃居北,南北连亘二十余里,首尾不能相顾。贺若弼挥军迳取孔范,陈军大溃,死者五千人。任忠说:“为今之计,陛下唯一的出路就是准备舟楫,到上流去与我军会合,臣当舍死保驾。”后主深信不疑,命他出去部署,又让宫人打点行装,等他归来一起出发。谁知任忠见大势已去,竟觍颜降敌,领着韩擒虎直奔朱雀门。陈军欲战,任忠大呼说:“老夫尚降,何况尔等!”众军一哄而散,城内文武百官皆遁,朝堂为之一空,只有仆射袁宪、后阁舍人夏侯公韵未去。后主吓得魂不附体,打算逃匿,袁宪阻拦说:“北兵入城,必无所犯,事既如此,陛下还能逃往何处!请陛下正衣冠,御正殿,仿照梁武帝见侯景故事。“侯景举兵叛梁,曾将梁武帝围困在建康台城里,终至饿死,陈叔宝自然不愿蹈此覆辙,颤声说:“锋刃之下,未可与争,我自有计。”说着,迳率后宫十余人来至后堂景阳殿。 
 
此时隋军已排闼而入,从宫中的一口枯井中捉住后主、张贵妃、孔贵嫔等人,押到韩擒虎帐前来。隋军一面扫荡残敌,令后主手书招降陈朝未降将帅,一面收图籍,封府库,又将张丽华及施文庆、沈客卿、阳慧朗、暨慧景等奸佞枭首于市。陈朝宣告覆亡,隋文帝终于统一了全国。

病逝洛阳

陈叔宝投降隋朝的16年后,仁寿四年(604年)十一月,在洛阳城病死,终年52岁,追赠大将军、长城县公,谥号为炀,葬在洛阳的北邙山。

人物成就

诗歌

陈代诗歌在格律方面所作出的贡献是为学术界所公认的,而陈后主宫廷文人群体的成员在这方面作出的成绩,也是非常显著的,以陈后主和江总最为突出。许学夷《诗源辩体》言:“陈后主五言声尽入律。”胡应麟《诗薮》:“(陈后主、张正见、江总)五言八句时合唐规。”沈德潜《古诗源》道江总《闺怨篇》“竟似唐律”。关于格律的问题,前人已多有论述,在此不作赘述。我们主要从陈后主宫廷文人诗歌创作的内容技巧方面,来进行品味解读。陈后主宫廷文人群体时间跨度大,组成人员众多,在这个规模庞大的集团当中,除陈后主和江总之外,其余人员作品并不多。
 
陈后主和江总都是大力创作艳情诗的高手。陈后主宫廷文人群体诗歌当中的艳情诗主要集中在拟乐府诗歌当中。陈后主诗歌留存有99篇,其中拟乐府诗有69篇,占到三分之二以上,江总拟乐府诗 33 篇,数量也很可观。陈后主宫廷文人中的陆琼、陆瑜、岑之敬等留存诗歌也大多为拟乐府样式。乐府诗歌源于民间,随着时代的发展,它较好地把文人创作和民间歌诗结合起来,陈后主宫廷文人的艳情诗用这种形式来抒情达意是再好不过了。
 
在沿用乐府旧题的同时,陈后主宫廷文人对乐府旧题进行改造,创作出异于前人的作品。陈后主有《三妇艳词十一首》、《三妇艳》源于乐府旧题《相逢行》,主要内容是讲述贵族之家三子三妇的安逸生活,后代多有拟写者。再如陈后主《采桑》篇,《采桑》源于汉乐府相和歌辞《陌上桑》,讲述的是罗敷拒绝使君调戏的故事,又称《艳歌罗敷行》、《日出东南隅行》。陈后主在这里沿用了这个故事并有所改变。

大赦天下


后主还经常大赦天下,其在位七年先后有10次。登基即位大赦,是古之常制,但象后主这样频繁地大赦天下,却并不多见,这说明他还是比较同情百姓体恤民情的。应该说后主也懂得一些治国道理,只是仅仅懂道理还远远不够,关键是要能以强有力的手段将这些决策落到实处,而这恰恰是后主的弱点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