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国走向世界,奉俊昊凭什么成为奥斯卡最大赢家? 艺术

本词条由 杜博宇审核 2020-02-13 14:33 收藏
奉俊昊影片中的经典符号:凶杀案、受害女学生、地下室、智力障碍者、流浪汉、黑暗的隧道、剧情反转、不同的社会阶层的对立、对时代的讽刺与反思。...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上,韩国导演奉俊昊创造了历史,他所执导的影片《寄生虫》,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国际电影四项重量级的大奖。

四项大奖,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是对一部影片的极大肯定。他创造了奥斯卡的多少历史?首次由外国影片获得最佳影片,首次有影片同时获得最佳国际电影和最佳影片,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寄生虫》3500万美元的票房,在一定程度上,也算在排斥需要字幕影片的美国市场上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这不是奉俊昊第一次创造奇迹。1969年出生的奉俊昊并不高产,从2000年的出道作品《绑架门口狗》开始,每一部作品他都同时参与了编剧创作。这样的创作模式,让他拥有对作品非常强大的掌控力与全局观,能最大程度上将自己脑海中的影片呈现在观众面前。

如果是熟悉奉俊昊的人,在首次观看《寄生虫》时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是他的第7部独立执导长片作品,片中的故事结构、镜头语言、黑色幽默、人物设计、作者表达等一切彰显创作者本身的元素,都能在前6部当中找到非常多继承的痕迹。

《绑架门口狗》虽然在上映时,票房不佳,但影片中用黑色幽默表达社会不同阶级之间对立的风格,已经在那时确立。虽然奉俊昊多次表示自己大学并没有投入多少精力在自己的专业社会学上,但他对社会发展的观察,以及对社会事件的剖析,已经在创作中非常明显地表达出来。《绑架门口狗》就在国际市场上受到不少好评,国际版权成为其主要营收。

奉俊昊的第二部影片,可谓是他的大成之作,至今依然被无数影迷奉为经典的《杀人回忆》。我们能看到此后出现在奉俊昊影片中几乎所有的经典符号:凶杀案、受害女学生、地下室、智力障碍者、流浪汉、黑暗的隧道、剧情反转、不同的社会阶层的对立,以及最重要的,对整个时代的讽刺与反思。

这些元素,无一例外在奉俊昊以后的作品中出现。在最新的《寄生虫》中,则运用的则更加自然、纯熟。

《杀人回忆》直接根据现实新闻进行改编,但又不止是连环杀人案本身。用一段故事表达一个时代,一直是奉俊昊的创作规律。是什么样的社会,产生了这样的杀人犯,又是怎样的制度,让这样的杀人犯在影片上映时依然无法被查明。主角被巨大的无力感所击溃,最终的凝视也成为影史经典。

这样的倾向在《汉江怪物》当中更是如此。奉俊昊的怪兽电影,走出了一条与好莱坞、与日本完全不同的道路。故事中的怪物虽然来源美军倾倒的废料,但片中中真正的主要受害者,依然是那一家人,被抓走的是家中还在上学的女儿。

《汉江怪物》在商业上的成功,也展现了奉俊昊在商业类型片中强大的把控能力。虽然该片在目前看来依然还有着不少瑕疵,但在当时好莱坞大片统治的电影市场下,该片如同一颗定心丸,让韩国本土电影有了在商业大片领域与好莱坞大片竞争的底气,也让奉俊昊证明了自己,能驾驭各类不同的类型影片的导演、编剧能力。

《母亲》同样是奉俊昊不可忽视的一部作品,尤其是在主题的表达上。在这部影片中,最令人心碎的是弱者对更弱者所实施的欺凌。这样的表达,在《寄生虫》中得到继承,当金基泽一家“进驻”朴社长一家成为“寄生虫”后,才发现在豪宅的地下室里,还保留着竞争失败的前任管家所留下来的最黑暗的秘密。

在此之后,奉俊昊一只脚踏入好莱坞的领域。2013年,他执导并参与改编的《雪国列车》,讲述了未来世界仅剩的人类,都生活在一辆超长的环绕世界运行的火车上,从出生就开始被分为不同阶级,生活在不同的车厢空间里。

这部拥有许多商业大片引以为豪的元素,比如漫画改编,比如克里斯·埃文斯、提尔达·斯文顿这样的国际影星加盟,比如末世科幻题材。即便在奉俊昊的作品里,《雪国列车》只不过算是中规中矩,但这个密闭的空间中,也让他稍显水土不服的发挥,有了紧密的质感,带来的遐想也更多。这样根据原著改编的科幻题材,也好过后来在Netflix主控的《玉子》所带来的失控。

创作这两部作品时,他在前一部受到制片厂的严重干扰,后一部完全没有受到阻挠,但都完全没办法代表他在创作上的最高水准。起码在这两部影片中,离开韩国本土的奉俊昊,并没有展现出对社会问题的敏锐观察,也没有找到犀利地进行剖析的角度,当现实性模糊不清、寓言性变成主流,反而让他自身的优势难以发挥。

正如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一样,在好莱坞历练一番,他对社会的观察从未停止。《寄生虫》的故事机之所以从戛纳开始一步步征服了全球观众,正是因为它表面上是一个发生在韩国的关于上层人士与下层人士之间的故事,但主题内核中的贫富差距、阶级对立、阶级内部竞争,甚至不同层次人群中所公有的思维方式,在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都是共有的,从法国到印度,从韩国到美国,普通观众都能在黑色幽默的故事中间,找到与自己的生活、见闻息息相关的讽刺。

影片的表现手法,也是奉俊昊最没有瑕疵的一次,每一个画面设计都十分考究。影片的构图、运镜都具有一种干净、现代的感觉,这样的视听语言,与这个遵从类型片叙事手法拍摄的反类型故事相得益彰,恰到好处的疏离感,让不同文化的观众获得相似的体验。

从好莱坞历练一番回到本土的奉俊昊,呈现出的却是超出此前作品的国际性和普世性。不管从任何方面来看,《寄生虫》都称不上最先锋、最具表达的影片,但这样的多方面的平衡,加上韩国媒体爆料的可能高达5000多万人民币的颁奖季公关费用,让这部一次次被影评人认为“过誉”的作品,成为今年奥斯卡乃至整个颁奖季的最大赢家。


收到的礼物: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